乌丝纽扣

不写一句,白活一天

女体朝耀 去向你所在的世界 上

从期末考试写到现在,大约写了两个礼拜,共两万字。
期待大家的回复,害羞的小伙伴也请点个赞~
请叫我纽扣☆

00

父亲在开着车,车内寂静无声,似乎每个人都在竭力维持这份平静,逃避着那即将到来的暴风雨。

“你那位医生朋友是认真的吗,”最终是母亲先发话了,“罗莎真的是同性恋者吗?”

这句话像一声惊雷,硬生生把想要假装入眠的我和父亲惊醒,车内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

天哪,我在心里想着,母亲,你为什么要破坏这份来之不易的宁静呢?

父亲很生气,不同于平时我惹出事故时的那种生气,我有大麻烦了。

果然,父亲立刻就开始责骂我。

“你还要给我们添多少麻烦!平时在学校荒废学业,和狐朋狗友鬼混就算了,现在居然还给我整这一出!我真是… …真想有一个优秀一点的孩子啊!”

这种话他已经说过百遍,但我心里还是发痛。

“是啊,我就是这么一个不成器的孩子!你们有本事就再生一个啊。”

“呵,我们已经开始在准备了。不要忘了我们是你的父母,你的礼仪和教养在哪里!”

“礼仪,教养?要不是哥哥们都被你们所谓的礼仪教养逼跑了,你们也不会想培养我来继承家业吧!”

“住口,罗莎!当一个糟糕的孩子还不够吗,又要惹我们生气!”

“糟糕?我看你们才是最糟糕的父母,等我长大了,我也要离你们远远的,你们守着你们的名誉和财产孤独终老吧,哈哈!”

父亲立刻停车,我的鼻子撞上了车的前座。

“痛!”

“下车。”

“什么?”

“下车!”

父亲的声线冷酷极了,他的口气锋利的像是要借此划开那个残酷的事实,我意识到他似乎是在隐忍着什么。

“我不。”

他迅速地下了车,不由分说地把我从车子里头扯出来,那双手很用力,让我的手臂很痛。

啪!

啪!

啪!

尖叫和泪水从我的身体里迸发出来,我被打得发晕,跌坐在地上,满脑子都是不可置信。

父亲打我了,他把我打倒在这满是路人的街道上!

行人们都看向我们这边,议论纷纷。

父亲像一头被激怒的公牛,满脸通红地喘着气。三个巴掌过后,他强迫自己恢复冷静,用手帕擦拭着发红的手掌。

我一边哭,一边偷偷观察母亲的反应,她却只是坐在车里,对车外的事充耳不闻。

她,还有他,他们怎么可以这样!

我本来以为这让人痛苦的耳光就是今天的结局了,没想到他把那个名字说出了口,再次撩动我脆弱的神经。

“王春燕,是吧。”

完了,我的手轻轻颤抖,一切都完了。

01

“柯克兰小姐,请问这是… …”

弗朗索瓦丝小姐是这个学校里我最喜欢的烹饪老师,看到她这副迷惑不解的样子,我半是好笑半是骄傲。

“这是我最自豪的料理,也是英国的传统食物,仰望星空派!”

“恕我直言,”她停顿了一会,像是在思考怎么措辞,“这盘蛋糕的造型像是四条咸鱼被卡在黄金蛋糕里了,味道也很奇怪。”

“但是波诺弗瓦女士,这是我的得意之作,我为此付出了三个星期… …”

“很抱歉,这个学期的年终考核你还是不能通过。”

在我低下头的同时,弗朗索瓦丝小姐走向了我的隔壁桌,走向那个让我困扰了无数夜晚的人,发出惊喜的叫声。

“哦,我可爱的小燕子,你竟然做了姐姐最喜欢的马卡龙!快给姐姐亲一下!”

我嫉妒她能轻松地送出那个吻。我嫉妒弗朗索瓦丝的大胆,可以毫无芥蒂地吻上她,吻上王春燕。

下课后,我走到王春燕身边,犹豫了一会,轻轻揽住她的手臂,她回抱住我,顺势蹭了蹭,撒娇似地说:“罗莎,你怎么又把我教你的要领忘的一干二净了,不是说让你不要放辣椒了吗?”

我没有动作,任凭她在我的身上蹭啊蹭,感到耳根冒出了热气。

我喜欢王春燕,从很久以前,她刚来到这个学校的时候就喜欢了。

当我上课的时候,或是坐车望着窗外的时候,我会走神,眼前浮现一些画面。那是王春燕的笑容,有正对我的,有对着其他人的,有大笑,也有苦笑。那张令我着迷的脸庞不止一次出现在我的梦里,我不止一次想象着亲吻她的眼睛,触碰她的头发会是什么感觉。这种感觉无时无刻不在困扰着我,让我视线总是不自觉的转向她那边。

我患相思病了,而且病得不轻。

“春燕,”就在我们手挽着手并排走出教室时,那个让我深深嫉妒的人——王春燕的男朋友伊利亚在门口叫住她,“跟我来一下,和你单独说会话。”

伊利亚早就发现了我对王春燕的意图,所以往常,伊利亚都会警告地看我一眼。

但这次,他没有。我感到不安,这是否意味着什么。

02

等我再次见到王春燕的时候,她正呆呆的站在我的座位旁等我,眼光涣散,嘴唇发抖,好似忍受着巨大的痛苦。看到她那副样子,我好像也有万千种痛苦从心底涌上来。我急忙跑过去抱住她,疑问和心疼还没说出口,她就紧紧地回抱住我。

我带她回家,在熟悉的位置找到灯的开关,刚把她安置在沙发上时,她就大哭起来。我只得不住地安慰她,让她的头靠在我的胸口上,用言语放松她的心情。

“春燕乖,不论出了什么事,我都在你的身边,不怕。”

“想哭就哭出来吧,没有关系的。”

这句话一出,她哭得更厉害了。我们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直到班主任打来电话。

刺耳的手机铃声没能让王春燕的身体有一点反应,她似乎睡着了。倒是我处在半梦半醒的情况被吓了一跳。

“我打电话过来是问一下,你和王春燕同学那边是发生了什么吗?下午没来上课呢。”

我这才想起走得太急没有给王春燕请一个假,我是无所谓,但她可是班里往常最早到晚退的学生。

“另外,柯克兰小姐,令尊让你现在回家一趟,说是有急事要告诉你。”

我对父母所谓的急事并没有什么兴趣,大约又是有什么相亲聚会需要我参加。

“我知道了。王春燕同学她情绪不太稳定,我在这里照顾她,一段时间后她会回来上课的。给她请个下午的假吧。”

“好,我知道了。那令尊那边… …”

老师谨慎的用词很能满足我的虚荣心,但此刻想到父母严厉又责难的表情我不禁厌烦起来。

“不用管他们了!”

我挂掉电话,仿佛听见耳边父亲的指责。

“罗莎,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敢违抗我们的意志。”

“我们为你付出了多少金钱,现在你就用这种样子回报我们?我们是你的监护人,有义务管教你的啊!”

我想要的不是金钱,而是你们的爱啊。

在心底,我默默说出这句话。低头看看熟睡的春燕,决定去卧室给她找床被子。

03

自那天之后,王春燕变了很多,每次来学校的时候,浓浓的黑眼圈总是挂在她眼睛下面。老师上课点她名的时候她很久才会回答,和同学说话时也总是牛头不对马嘴,上课也不怎么抬头看老师。

“春燕,你还好吗?

“你最近精神不太好啊,也别太折腾自己身体啦,中午睡个午觉吧,提提精神。”

“春燕你怎么瘦了这么多!饭有没有好好吃啊。”

老师实在是太担心她了,决定让班里她的朋友本田樱帮忙照顾她的起居。

课间的时候,我走向本田樱的座位,希望她能把这个机会让给我。

本田樱像平常她做的那样迟疑了一会,开口了。

“妾身希望你能出来一趟,我们好好聊聊”

我跟着她走出教室,不理解她想和我说什么,但我相信她和我在某些方面是共通的,比如说,我们都不愿意看到王春燕这个样子。

“你喜欢春燕,对吗?”

我没想到她的开场白会是这么简单粗暴,同时疑惑自己已经表现得这么明显了王春燕为什么没有发现。

“妾身能明白你的疑惑,你想知道春燕为什么不愿面对你的感情,是吗?

我有些警觉地看着这个女孩,她平时在班里很少说话,对我的想法却这么敏锐。

“春燕和我说过,她已经注意到了你对她不同寻常的感情,但她不想破坏你们之间的友谊,她说你是她最好的朋友,可以给她行动的力量,教给她生命中的韧性和叛逆,她非常喜欢你。在这点上你很幸运。”

原来王春燕是这么看我的,我不禁扬起嘴角。

我并不知道自己身上有这么多能启发人的特性。

“但是,最重要的一点,也是妾身要提醒你的一点。”

“你配不上春燕应有的生活。”

我被这句话激怒,这个矮个子的东洋女孩,她怎么敢凭着我们之间为数不多的交集判定这一点,就凭她对我的了解,我,配不上王春燕?

“你怎么敢这么说… …”

“请先别生气,”与我的愤怒鲜明对照的,是她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眸中的平静,“柯克兰小姐,你忽略了一直以来摆在我们前面的一个大问题。”

“那就是,前景。”

前景,好耳熟的词,我曾经在父母和老师的嘴里不止一次地听说过它。前景,前景,前景。我们现在学习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前景,为了有一个更理想的未来,过上想要的生活。我这才意识到我从未真正认真地思考过这个词。

我想过上什么样的生活呢?想成为怎样的一个人呢?

“春燕应该和你说过她将来想考的大学吧,那是英国的一所重点大学。她还说过她将来想做一名能满世界跑的记者,饱览各种国家的文明和景色。以她的成绩和努力程度,她的确做得到。”

她这么一说,我才发现,王春燕也和我说过类似的话,只不过我大概那是正忙着用眼神描绘她的脸庞,只嗯了几声应付一下。

“可是你呢,上课的时候不听老师讲课,下课了不和认真学习的同学来往,整天生活随心所欲的也没有目标,恐怕你这几年来读的书还没有春燕一个礼拜读得多吧!。”

“扪心自问,就你现在这副样子,除了当个啃老族还能做些什么有出息的事吗?”

“你配不上春燕。所以妾身不会答应让你照顾她的。”

“并且最后,妾身希望你能离春燕远一点,这是重点,你会给她带来麻烦的。”

她说完这句话后就不再开口,鞠了一躬后撇下我走回教室。留下我站在原地领会她的言外之意。

内心好像有什么松动起来。我真的是那么不优秀的人吗,我真的需要离王春燕远一点吗?

对于前一个问题,我还有点迷茫,但关于最后一个问题,我的答案是不。

04

整个晚上我都在思考本田樱所说的话,不得不承认她也许说的对。为了所谓的反抗父母,我放弃了学习,放弃了和优秀的同学为伍的机会。

这种反抗,真的值得吗?

还是说我只是在以反抗父母为借口荒废学习?

我心里烦乱极了,随手抓起手机想给谁打电话却不知道给谁打。最后决定骚扰一下我哥,亚瑟柯克兰。

“喂,罗莎?”是他的声音,带着一点半夜被打扰的恼怒和硬撑出来的对我耐心的态度。

“哥… …我遇到麻烦了。”

“别急,慢慢说,哥会给你擦屁股的。”

“哎呀,这不是擦屁股就能解决的问题!我… …我不想拘泥于现在这种不上进状态,可是又不知道未来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电话里是一阵沉默。

“罗莎,恭喜你。”最终是他先开口,我没想到他会是这样的回答,“以你现在的年龄,思考这种问题刚刚好,我很高兴你碰上了这样一个契机,一个让你思考未来选择命运的机会。”

“这真的是一件喜事吗?你在说谎话吧,我感觉糟透了,什么事都不在它应有的位置上,乱七八糟的烦死人了!”

“先别急,我的小罗莎。现在已经很晚了,你让哥哥再思考一会如何?晚一点我再给你答复吧。”

“好吧。”

我们互道晚安,挂掉电话。留我一个人,在房间里忍受空气中胀得越来越大的对王春燕的思念和对未来的恐惧感。

05

由于实在是睡不着,我决心出门到王春燕家附近绕一圈。谁知道我见到了藏在屋顶上的伊利亚。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明天就是他离开这个国家的日子,这种时候不好好在家睡觉,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快上来。”他朝我比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不,你下来!”

“乖,快上来,我有话和你说。”

“别想我会乖乖顺从,要么你下来,要么我就走了。”

他没说话,我们对视了一会,他点了点头,然后摇摇晃晃地从屋顶上爬下来,在星星的照耀下,他的脸红的不正常,看起来他喝了酒。

“我下来了。”他说,同时毫不顾形象地坐在他前女友家的台阶上。

我陪他坐下来,这家伙看起来有点不对劲,也许他真的想和我说什么重要的事。

“你想知道我为什么和春燕分手吧,你必须先了解一些事。比如我是家中的长子,”他缓慢地说,头微微向上仰,像是在回忆什么美好的东西,“当我第一次见到我的弟弟妹妹们的时候,我看着他们晶莹的脚趾,向我晃动的双手和红润的脸颊,我发自肺腑的快要哭泣。从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是他们的哥哥,必须肩负起保护他们的责任。”

我想说这也扯太远了吧,但他认真仔细地讲出每一个单词的样子,还有他那双忧郁的眼睛,都让我不忍打断他。

“我曾发过誓,只要我还活着,就不会让任何危险触及到我的弟妹们,所以不管是怎样的困难我都会跨越过去,‘只要是为了他们’。我会这么想。”

一串鼻涕从他的鼻子里流出来,他用袖子擦掉它,像是要抹掉脑子里什么碍事的东西,我没有说话,带着一点疑惑等着他的下文。

06

春燕… …真的是个很美好的女孩,她那么爱笑,就像世上一切降临在她身上的东西,她都认真接受一般。我还记得我第一次见到她,在哈姆雷特的阅读会上,只有她一个是认真准备了的,她提出的独特观点让教授都为之惊艳… …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我的缪斯出现了,就是那个在台上挂着闪闪发光的笑容的女孩。

我爱上了有关她的一切,她的发型,她做的食物,她喜欢的熊猫… ...只要是她的一部分,我都深深地想要触碰,想要了解。在我的猛烈追求下她也终于接受了我的爱。现在想想,那应该是我这么长久以来的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日子,我身边有我的女神,学着我喜欢的专业,在学校这么受欢迎… …就像是什么问题都可以轻松解决一样,当然,除了你。

我知道那么优秀的春燕总是会吸引很多人的,在你之前,无论怎样的强敌,我都解决掉了,但是你不同,春燕很仰慕你,你身上有她所追求的东西——那种野性抗争的力量,让她为你着迷,总而言之,她很喜欢你,你们迅速成为了朋友。她真的很重视你,总是推掉和我的约会,只为了和你一起讨论菜谱,这让我嫉妒的不行。

我想一辈子和春燕在一起生活,你是个很大的障碍,我很苦恼,只是我没有想到,更大的,根本没有给我思考的机会的困难出现了。它打破了我掌控一切的错觉,将我这之前梦幻的生活抓起来甩在地上… …

父母被生意对手暗杀,我必须立刻回到/俄/罗/斯。

到家后,管家才告诉我在父母去世之前,家里已经欠下了多少的债务。弟妹们还没有成人,我不能让他们原有的幸福生活被这个障碍完全打破,至少还要让他们完成教育… …所以我必须开始工作,但是我哪知道父母之前树敌太多,根本没有公司愿意要我,我就是有一身的劲也使不出来啊… …

我爱春燕,可是这样的我,已经没有和她在一起的资格了。家里还有一堆担子等我去挑,三天两头有人打电话来恐吓我让我还钱。生活已天翻地覆,我不能让她与我一起承受,只要是我的前女友的话,她就会安全了吧。

即使很痛苦,我也会这么做。因为这是为了我的春燕呀。

07

“谢谢你听我讲这么多,吹了这么久的风,我也该清醒一些了。”他站起来,目光坚定地望向远方,“我不太看好你,但我希望你能替我保密。让春燕知道这些,她会更难受的。”

我没有说话,听完伊利亚的讲述,一种敬佩之情从我心里油然而生。我尊敬这样的人,对于他们来说喜欢一个人意味着要拼尽一切守护她。我不断在心里问着自己,为了王春燕我可以做到这点么?

不知不觉,我已经走回家门口了。我看见父亲站在门口,冷峻的目光锁定在我的脸上。

“罗莎,跟我来一趟。”

“抱歉,我不想这么办。你们现在应该去睡觉,我只是去了酒吧一趟… …”

“我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亲爱的罗莎。”他用手杖敲敲地面,立即有几个保镖上来围住了我,我无路可退。

“如果你真的只是去了酒吧一趟,那就好了。”

他这是什么意思,我的额头上冒出冷汗,他发现王春燕和我的事了吗。

车子在一家医院门口停下,他的手下替我拉开车门。

“我要带你去见见我的老朋友,他是一名心理医生。”

心理医生,他怀疑我心理有问题?胸腔里冒出一团怒火,我开口就要反驳。

等等,心理医生,是那种只凭借病人的细微表情和动作就能看穿他的心理状态的那种人吗?想到这里,恐惧冒上我的心头,自然而然地,我对接下来的这场会面厌恶起来。

08

“王春燕,是吧?”

父亲淡淡的声音在我心里掀起了千层巨浪,脸上的微微刺痛也比不上心中巨大的恐慌。

怎么办,怎么办,父亲发现王春燕了,他们会对她做什么!没有人比我更清楚看似清高的父亲擅长的是用最下流的方式打击对手,王春燕和我完全不可能敌得过他,这可怎么办!

我需要防范的人除了伊利亚在俄/罗/斯的仇人还多了一个父亲!

就算如此,我还是强撑着自己微微抬高下巴,用轻蔑的口气说道:

“哦,王春燕?你说那个只知道读书的呆子班长?平时我连看她一眼都不想呢,张口闭口就是学习学习,让人一点捉弄的欲望都没有。”

“你的手没关系吗,一直在抖呢。那个女孩这么让你紧张吗,嗯?”父亲的眼里有嘲弄,也有可惜,饶有兴趣地看着我的反应,“行了罗莎,你知道我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连这个女孩身边的朋友我也一并调查了呢。”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父亲。你们不是拿到想要的答案了吗,我们快回家吧。”我挤出一个笑容,跟着他们一起坐进车里。

汽车驶向我们的家,我的脑袋里的恐慌几乎融化了一切,我什么都感受不到,只是脑子里一些画面闪过。

春燕被杀了,有人在她的午饭里下毒,血从她的嘴角流下,她的身体在我的怀里渐渐失去温度。

而我什么也做不到,只能崩溃得大哭。

09

事情先是有一封匿名信开始的。

王春燕看到以后立刻就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周围的同学都围了上来,有的在安慰她,有的在看好戏,甚至有的在暗自嘲笑她。我慌忙夺过信纸,只见上面写的是——

“王春燕你这个小婊/子,自以为自己迷住了伊利亚是不是?其实你连个屁都不算!伊利亚玩够了你还不是照样和你分手了?没魅力的废/物,白/痴,傻/瓜!你知不知道你平时就很讨人厌的啊,恶/心/鬼… …”

我把信纸撕得粉碎,毋庸置疑,我知道策划这场闹剧的那人就是我亲爱的父亲。

信件变得越来越多,学校里甚至出现谣言,说王春燕是出/了/轨才被伊利亚丢弃… …渐渐地,每个人的八卦神经都兴奋了起来,瞧吧,老师们口中好好学习的榜样,还不是照样被男朋友嫌弃!

对王春燕的诽谤在学校里传的天花乱坠,有人说她表面上看似是个乖乖读书好好学习的人,实际上已经和十几个大叔援/交过,隔壁班的不良少年集团老大声称自己摸过王春燕的胸,还绘声绘色地向他的小弟们描述当时的场景。

本田樱沉默地把我拉到厕所里,二话不说就给我一巴掌。

“妾身不是让你离春燕远一点了吗?这次的事情是因你而起的吧!你看你给春燕造成了多大的伤害!”

“本田樱,你这么做未免太专横了!那封信是因我而起不错,但我有办法保护王春燕!”我讨厌耳光,所以我怒视着她,“没有人比我更了解父亲,所以他的招式,我有办法化解!”

“那你倒是说说看啊,难道有什么东西可以阻止流言的传播?嘴巴是长在别人身上的,你有再大的权力也管不了啊!”

“父亲平生最看重的就是家族的名声,只要我和王春燕形影不离,父亲就会想办法找人肃清流言… …”

本田樱来不及评价这方法的好坏,我们就听到厕所里传来王春燕的尖叫。

“你们要干什么,放开我——”

我先本田樱一步冲到声音的所在地,厕所水池旁挤满了人,大多是看热闹的。其中被围在中间的王春燕和学校里的不良少女尤妮亚。这尤妮亚和我一样,也是家世显赫的混世魔王,平时在学校被她欺负使唤的人不在少数。尤妮亚看见我之后放开了王春燕的头发,我冲上去掐住她的脖子。

“谁给你们的胆子霸/陵王春燕!”

隔着空气我感受到不少人都为这场冲突的升级兴奋了起来。

尤妮亚喉咙里发出怪叫,我松开她的脖子,权当给她一个教训。

“你们都给我小心点!”我用手指着尤妮亚和她的朋友,随后又用它扫过围观的人群,“我罗莎在这里警告你们,谁敢碰王春燕一根头发,我就把他的头发一缕一缕撕下来当扫把,我说到做到!”

看到尤妮亚露出迟疑的神色,我头一次为自己的身份感到自豪,看吧,贵族世家的女儿,让老师和校长都不敢有动作的柯克兰小姐的头衔,它帮助我在这种情况下有更大的影响力,我足以用这些东西来保护王春燕。

我能保护王春燕的。

人们正准备散开的时候,尤妮亚的好友伊莎贝拉走进包围圈,朝着尤妮亚耳语了什么。这让尤妮亚僵硬的表情融化了,她又一次露出神气的微笑,朝着我扬起下巴,竖起中指。

“柯克兰家的小公主,你没想到吧,不止是我的名号,我们身后有更大的靠山!”

人群沸腾起来,这是我的威信第一次遭到挑战。

“我们就是在霸/陵王春燕怎么着,她勾/引了我的伊利亚… …”尤妮亚露出一个愤恨的表情,“好在伊利亚看清了她的真面目,抛弃了她,这种人就应该由我来教训… …”

“明明是你倒追伊利亚不成,竟敢诬陷春燕… …”本田樱愤怒的声音被人群的起哄打断,是我扬起了手掌造成的。

那就开打吧,先下手为强。

我的目标是尤妮亚的左脸,她下意识用双手箍住我的手腕——尤妮亚被吓了一跳,大概是没想到我会这么莽撞地冲过来——我顺势一拉,她失去平衡被拽向我这边,我用另一只手掌给了她一个响亮的耳光。

她发出野兽一般愤怒的咆哮,我以同样分贝的吼叫回答她。

当声音从喉咙里颤抖的声带穿透空气传达到每一个人的耳朵中时,我感到一种汹涌的快感席卷了我。眼前的一切都像是被拉长的电影镜头,变得深刻而缓慢。我看见自己的手一次又一次在尤妮亚的脸上留下巴掌印。

“叫你霸/陵王春燕!”

泪水从她的眼睛里滚出来,她尖叫,朝我不甘心地龇牙。

这场面似曾相识,就像… …就像… …

那时被父亲施/暴的我一样。

我竟露出如此的杀意。

我如梦初醒,冷汗流了一身。是王春燕和本田樱一人拉住了我的一只胳膊,刚刚那些画面都只是短暂的幻觉。尤妮亚脸上并没有巴掌印,她也没有哭,反倒是向旁边瞄了一眼,露出一瞬间得逞的笑容。

“罗莎.柯克兰!”

我愣在原地,认出这是弗朗索瓦丝小姐的声音。

她向我走来,眼睛里快要冒出火,里面既有她作为老师管教我的成分,也有她作为尤妮亚的朋友替她打抱不平的成分,“我接到伊莎贝拉的举报,你在女厕所里霸/陵同学,没想到这竟然是真的!”

不是的,老师,不是这样的!

身后的王春燕和本田樱都在为我解释,但老师那不信任的眼神让我心中堵着痛。

不是这样的,老师。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