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丝纽扣

不写一句,白活一天

女体朝耀 去向你所在的世界 中

10

这之后,理所当然的,我,本田樱,王春燕,尤妮亚和伊莎贝拉站在级/长办公室里,由/级/长来决定我的命运。

我站在红木地板上,在弗朗索瓦丝小姐不满的注视下,难得的为自己的去向感到紧张。

我还能继续留在这里,保护王春燕吗?

“很抱歉,柯克兰小姐,鉴于你有辱你姓氏的行为,我们决定让你休学观察十五天。”

“罗莎没有霸/陵别人,她是在保护我!当时尤妮亚说要给我看个东西,就把我引诱到厕所里去了,然后她就扯住我的头发骂我碧/池… …”

“王小姐,你难道在质疑我们学校的办事能力吗?这所高中是整个伦/敦最好的学校,能到这里来上学是你们的荣幸,况且这也是柯克兰先生的要求,”级/长的面庞转向我,“他对你很失望啊,柯克兰小姐。”

我嗤之以鼻,父亲的意图再明显不过。我不在,他便可以更好的对王春燕做出下一步措施,鬼知道我不在会发生什么!

“这是你老爸的决定,所以我们怎么抗议也不会有用,对吧?”本田樱小声地问,我点点头。

“打扰了,尊敬的级长先生。”我没想到父亲这时会推门进来,他穿着剪裁考究的高级西装,金丝眼镜让我看不清他的眼睛。这种时候我才意识到那张脸与我是多么的相像。

“我们接受这场裁决,作为造成混乱的歉意,我会亲自在家看管罗莎。”

“那么,惩罚即刻生效。”

11

坐着他的车回家,一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

父亲甚至没有给我和王春燕与本田樱道别的机会,他冷酷地推着我的肩把我送出学校大门时,我看见了他隐藏的很好的一丝笑容。

沉默,还是沉默。

最终我先开口了:“如果我答应你的一些条件,你会放过王春燕吗?”

他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眼,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我们好久都没有好好聊天了,这个小女孩就那么重要吗?”

“明明对你来说哥哥和工作更重要不是吗,不用装了,你只是一时兴起,并没有想和我好好聊天的想法吧。”

“别这样,罗莎。爸爸很爱你的。我为了你的人生走上正轨,特地从公司请了假来照顾你,难道这不能证明我对你的重视么?”

“不,你只是需要一个人来填补你的继承人的位子,所以才这么做的,我很清楚,你别想骗我。”为什么不早一点来陪我?我想,“现在我好不容易走过了没有你的那些寂寞的日子,开始有了自己重要的人,你就这么想破坏我的生活吗!”

车子猛然停下,我的鼻子撞上前座。

“系好安全带。”他停顿了一会,“会的,我的女儿,只要你提出像样的条件,我会答应不再干涉王春燕的生活。”

我考虑了一会。

“这次学校的惩罚过后,我会乖乖读书,考上你指定的大学。这个条件够不够?”

“这个条件可以是所有条件其中重要的一项。”

还不够,我咬咬牙,“我会和你认为的狐朋狗友们断交,把头发的颜色染回来,改掉不尊敬长辈的习惯,这个够不够?”

“还有一项。”

“我… …学校的惩罚结束后我不会再和王春燕接触,你满意了吗。”我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最后一句话。

别了,春燕,从今往后我们必须是陌路人了。我忍住眼泪不让它掉下来。

“我亲爱的女儿,看到你愿意做出这样巨大的改变我很感动,但是,还有最重要的一项——”

“你得参加我安排的聚会,在和你相同阶级的男孩子里头挑选一个男朋友,同时参加我给你找的性取向纠正治疗。”

他在开玩笑,同/性/恋是可以治疗的吗!

而且… …而且和男孩子们约会?

光是想到这一点,我就头皮发麻背后发凉,一股不适闷在肚子里。

眼前又浮现出王春燕担心的面容,她的眼睛好像在说,罗莎你要紧不要紧?如果不行的话就放弃我吧,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继续走向你精彩的人生吧。

不可能,我接下来的人生只希望能见到平安的你。

不就是和异性约会吗,我没问题。

“我答应你的条件,我会参加聚会,和… …男孩子们约会。可以放过王春燕了吗?我希望以后你不要干扰她的生活,让她平平安安地过完高中这几年。”

“没问题,成交。现在跟我下车。”

我们解开安全带,他绅士地打开车门,我从里面走出来,刚刚那几句话的分量让我感到压力倍增,我说不出谢谢。

接下来我要怎么面对这个翻天覆地的世界啊。

12

被关在家里的这几天,父亲一直不许我出门。我只能待在家里翻我那几本漫画书和看我的手机。

“罗莎,你又在玩手机了,这样对你的眼睛不好。”是父亲,他让仆人搬来一个箱子,我揭开箱盖,最上面的几本书是《飘》和《针对初学者的经济学教程》。

“顺便告诉你,接下来的这个中午和下午你的任务就是读完这些书,然后在晚饭之前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我们一起去参加晚宴。”

聚会这么快就来了!我咬住嘴唇注视着父亲走出房门。

胸腔里烦躁极了,像要炸掉了一样,我心中冒出一股无名火,开始撕扯那个纸箱子的外壳。

我不想去晚宴,不想和男孩子之中的任何一个成为男女朋友关系!

可是我答应过父亲,要是不去他就会继续对王春燕… …啊!

这真是令人烦死了!

一些荒唐的念头从我脑子里冒出来,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想着要是出什么意外就好了。

趁父亲和仆人都不在房间里,我赶忙拿出手机,想刷刷我的脸书稍微缓解一下压力,却看到哥哥的短信。

“亲爱的罗莎,看到你愿意为了自己重要的人而改变,哥哥感到衷心的开心。下面是哥哥在一本书里抽出来的部分内容,是几个问题,可以帮助你更好的探寻自己的内心,了解自己真正想成为什么人:

首先,请抛开一切念头,不要操心任何身外之物,跟着我的文字集中精神,深呼吸,敞开想象… …

在想象中,你看到有个人从一个街区以外的地方向你走来。随着她走近,你发现这就是你,是一年后你希望成为的自己。

那么,认真想一想。在过去的一年里,你是如何生活的?你的内心感觉如何?你看上去是什么样子?你身上有哪些显著特点… …”

我不再往下翻短信,开始认真思考起来。

在我的想象中,我看见一个身材高挑的金发女郎向我走来,她皮肤白皙,穿着一件黑色的OL裙,扎着利索的单马尾。她正在给自己的下属打电话,此时的她皱着好看的眉头,用简练的语言发布着命令。

然后她走进一间白色的别墅,一点也不优雅地踢掉高跟鞋,在宽敞的客厅里坐下来,裙摆在白色的沙发上摊开,她咬紧嘴唇,然后挂掉电话,向后仰躺在沙发上。

这时另一个人出现了,她是亚洲人,两边都扎着丸子头,看起来像少女一样可爱。亚洲人和金发女郎拥抱,两人一起窝在沙发上看电视。

“多亏了你,这几年来我的作息规律多了,吃的也好啦。”两人的鼻尖摩擦,亚洲人露出花一般盛开的笑靥。

“我喜欢给罗莎当厨娘的感觉,况且你做饭实在是太糟糕啦,哈哈!”

“嗯,关于厨艺你的确没说错。今天我可是请了一个下午的假来陪你,我们一起去看最新的那部电影吧!”… …

我的想象结束,手指继续往下翻着。

“列举你喜欢做的10件事,什么都可以,哪怕是做白日梦,所有你绝对喜欢做的事情!”

我从书包里抽出笔记本,用笔一一写下序号。

  1. 我喜欢睡懒觉。
  2. 我喜欢刷脸书。
  3. 我喜欢打篮球。
  4. 我喜欢看书。
  5. 我喜欢写作。
  6. 我喜欢看王春燕发呆的样子。
  7. 我喜欢和王春燕一起讨论电影剧情。
  8. 我喜欢和王春燕一起吃冰淇淋,吃什么东西都行。
  9. 我喜欢和王春燕一起逛街。
  10. 我喜欢和王春燕一起打枕头仗。

“如果两栋摩天大楼之间架起了一根6英寸宽的钢梁,你愿意与什么为交换条件走过去?”

这个问题让我思考了好一会都没有结果,我想交换的条件太多了。我想在童年得到父亲的爱,想获得马克.吐温的优秀文笔,想放一个一年的长假… …

【王春燕的眉头紧皱着,她的头发被尤妮亚扯散。】

【王春燕趴在桌子上哭泣,那封伤害她的信从她手里落在地上。】

【本田樱朱唇微启,“你配不上春燕应有的生活。”】

… …

这些画面在我眼前依次闪现,让我意识到我最想要的是——

拥有足够的力量守护王春燕!

是的,这就是我想成为的人,那种强大到可以保护珍视之人的人!

弄清这个以后,就像是有力量注入了我的身体,压力变成了动力,我瞬间有了力量来面对接下来的晚宴。

我一定可以保护她的!

13

大约五点的时候,母亲走进房间,手里捧着一件粉色的晚礼服。

“罗莎,今天我亲自为你化妆。顺便把你杀马特的头发颜色染回来。”

母亲用慈爱的眼神看着我,指腹轻轻抚上我的脸。我控制住自己不要避开,说真的,她这么温柔的样子我可不习惯。

打扮完后,我站到镜子面前。

眼前这个漂亮的小姑娘是谁呢?我很惊讶,自己的脸上没有了浓妆的覆盖,原来是这样的好看。

翠绿色的眼眸水灵灵的,旁边是一圈金色的睫毛覆盖着,在脸颊上投下一层阴影。金色的长发在卷发器的作用下结成了一个又一个的旋涡,披散在肩上。抹胸露出秀气的锁骨和肩膀,母亲在我纤细的脖颈上戴上水晶项链。

“我的罗莎真漂亮。”

母亲用双手轻轻扶着我的肩,啄了一下我的脸颊。

“罗莎,请原谅你的父亲,原谅他对你的童年关照的缺失,毕竟他也是这样过来的,你父亲到现在也不远承认他教育的错误,他也是个劳苦而迷茫的人,你哥哥离开后他收到的打击很大,现在他能和你聊天,已经是他的进步了。”

我抑制住脸上的轻蔑,今天在母亲面前我想做个乖孩子,尽管那让我不习惯。

“答应我,罗莎。帮帮他吧,他需要你的陪伴。”

“呵呵,”我失败了,还是笑出声来,“他不需要,他只需要权力和利益。”

母亲叹了一口气,这时父亲打开门,“时候到了,”他说,“请出来吧,夫人,还有我的公主殿下。”

我咬住嘴唇,要出发了。

父亲的车子驶向一家装修得富丽堂皇的酒店,门边的侍卫殷勤地为我们拉开大门,我想走旁边的旋转门却被父亲拉住了。

“和我走在一起。”他命令道。

“是的,是的。”我缩回将要伸出去的那条腿。

父亲抓住我的手,把它摆成一个挽着他的胳膊的形态,我还是落在了他的后面,高跟鞋穿得我有点不太习惯。

这时,我注意到有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系着蓝色领结的男生正在旋转门那里推着门不停地转来转去,样子傻极了,这一下引起了我的兴趣,只是父亲走得很急,我不能看清他的面容,但他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我认定他是我们学校的学生。

在酒店里,父亲把我介绍给他生意上的朋友,我除了微笑以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轻啜着从穿着制服的侍者盘子里拿来的果汁,点头示意。

“罗莎,你看到那些人的眼神了吗?他们都在无声地问我你哥哥在哪里,为什么这一次我们见到的是这个小女孩,”父亲捏紧拳头,我意识到他还没有从哥哥独立的阴影中走出来。“你可要给我争口气啊,在这个晚宴上表现好一点,多和他们的孩子谈一谈吧。”

我觉得烦闷,于是松开父亲的手臂,这时我的手被他迅速地抓住。

“不要离开我的身边。”

“但是,父亲,你让我和我的同龄人多聊会天,你不放开我,我怎么去啊?”

“我和你一起去。”

“你在身边,我们会紧张的。”

他没说话。

“你看,父亲,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最好是这样,”他从鼻子里哼出一口气,“别忘了你小女朋友的人身安全还掌握在我手里。去吧。”

我逃似的离开他。

“你好,我的名字是基尔伯特,小姐,你没事吧?”

我还没走几步路,就碰上了第一个和我搭讪的人。

“你好,”我整整发型,面前这个人有银白色的头发和红色的眼眸,这搭配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却又一时想不起来,“罗莎.柯克兰。”

“很美的名字,符合你今晚的形象。”他绅士地亲吻我的左手,我也装作习以为常的淑女样,控制住自己不要把手抽开,“不知道我有没有那个荣幸,请你去阳台上吹吹风?”

我答应了。他随即牵着我的手,把我拉向这家酒店的露天阳台。

阳台上没什么人,晚风温和地吻我的脸庞,把我的长发吹向背后。

在这里,我们远离了人群的喧嚣,关于父亲和王春燕的烦心事也好似被抛在我的身后,我感到自然而放松。

“月光让你的面容更加美丽了,柯克兰小姐。”

他转过脸面向我,月亮之下他的笑容也闪闪发亮着。我不禁有些脸红。

“你知道吗,”他的脸庞向我的靠近,有点太近了,我们几乎下一秒就要亲吻,于是我悄悄站远了一些,“我的妹妹最近经常提起你… …你们一定也认识… …”

“你妹妹?”银发,红眸,我眼前忽然闪现了什么,尤妮亚?

这时我背后一凉,感受到有什么东西抵在了我光/裸的后背上。

“再自我介绍一遍,我是尤妮亚的哥哥,基尔伯特。”他露出一个鲨鱼即将捕食猎物的笑容,看得我心惊胆战,“听说你在学校很照顾我妹妹哈,扇了她一个耳光是不是?”

“把枪放下,杀了我柯克兰家不会让你好过的。”我故作镇定。手心里却早已冒出冷汗,出生起,我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生命的威胁。

“呵呵,到时候就对外说你自己逃走了。这里没有什么人,我又装了消音器,把你的尸体从这个露台往下一丢,交给接应的人毁尸灭迹就好了。本大爷真是聪明啊!”

“对于你妹妹的事我很抱歉,可是你也看到了,她没有受到任何学校的处分,而且当时是她先出手伤害我重要的人的… …”

“你重要的人,你是指那个很会做饭的亚洲女孩吗?现在她的处境也和你差不多,我怎么会忘了伊利亚的旧情人呢?他父母的死亡,我也插手了啊。”

“你… …你就是伊利亚的仇人之一!”除了惊讶和恐惧,我什么也感受不到,脑子也像卡壳了一样,什么好的办法也想不出来。

我身上除了花式繁多的布料和蕾丝什么也没有,连呼救用的手机也没有,更何况他的枪已经抵在我背上了,这里人又少,直接求救也不可能… …

难道这次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吗?

眼前浮现出王春燕对我露出的笑容,她娇艳的面孔和她扑扇着的眼睫毛。

“罗莎,”她说,“救救我。”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神呐,请告诉我,有没有解决这个的办法!

“晚上好呀,基尔伯特。”

安静的露台上,第三个人的声音传入我们的耳朵,这声音对于此刻的我而言就像天籁一样动听。

“是你,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就是那个… …那个… …

“叙旧的话就免了,现在英雄让你放开那个小姐!”

没错… …这熟悉的口癖,就是那时追求哥哥的… …

“你确定吗,现在我手上的枪正抵着这位小姐的头颅,”他把枪口对准我的眉心,“是谁更有发言权呢?”

“唉,瞧你说的。我手下的枪可是正抵在某位女仆的脑袋上呢。”

“伊丽莎白!”我感受到他的惊恐与愤怒,“放了她,琼斯,我答应你的条件,马上就放开这位小姐!”

基尔伯特推着我的后背,我扑向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扶住我的肩。

“你们可以出来了。”

一群穿着黑色制服的持枪警察瞬间包围了露台,堵住了基尔伯特的去路。警察的包围圈之外,聚集了许多看热闹的人,我看见其中也有父亲和母亲。

“请… …等一下,阿尔弗雷德,王春燕还在他的手上… …”

“是的,”基尔伯特露出自信的笑容,“我看你们谁敢动我,我手上的人质可不止一个!”

这时,基尔伯特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警察们都紧张起来,用手枪指着基尔伯特拿起手机的那只手。

“没事,让他接。”阿尔弗雷德扬了扬下巴。

“... …什么!”基尔伯特愤怒地将手机砸向地面,阿尔弗雷德露出胜利的笑容。

“你的手下已经告诉你王春燕获救了的消息了吧,基尔伯特,我看你现在还有什么好神气的。”

此话一出,基尔伯特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这时,露台边缘飞起一架白色的直升机,直升机上的人向基尔伯特扔下绳索,基尔伯特拉近它,直升机飞远了… …

“你们给我等着,本大爷还会回来的!”

拿着枪的警察们没有射击,只是目视着它离开。

“你们都在干什么,他跑了!这次让他跑了,下一次他还会回来伤害我们的!”

“别着急,我的小姐,”阿尔弗雷德拍拍我的背,“那架直升机上原本是基尔伯特的人,现在已经被警方的人换掉了,基尔伯特他这是自己跑进了监狱啊。”

这时,父亲才跑向了我。

“琼斯少爷,很高兴见到你。”父亲像是见到了久违的朋友,“这次晚宴你不是请假了,说要准备大学的考试吗?”

“哈哈,”阿尔弗雷德搔搔鼻子,“英雄也不想这样的,但是你们家那位少爷求我来给罗莎帮忙,我就来了。”

没错,阿尔弗雷德一家曾经是我们家的邻居。在我小的时候,哥哥很喜欢年幼的阿尔弗雷德,经常带着我去串门,在阿尔弗雷德父母不在的时候照顾他,给他吃好吃的,买好玩的。哥哥哪会想到等阿尔弗雷德上了大学,就开始疯狂地追求他呢?

这一次能被哥哥派来的救兵拯救性命,我感到庆幸又有点后怕,万一基尔伯特真的伤害到了王春燕呢?万一阿尔弗雷德没能及时赶到呢?

只是幸好一切都在最后被完美地解决了。

“有事情打我电话,”阿尔弗雷德摆出一个帅气的POSE,递给我一张名片,“我得去找你哥哥复命去了。”

我望着他离开的方向,露出傻傻的笑容。

他会成为我未来的嫂子吗?

14

总之,晚宴结束了,在那场骚动之后,父亲少见的没有找我麻烦,我成功应/付/住了所有男孩的攻势,留了几个人的号码。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哥哥都会给我发来与之前类似的内容,这让我强大自己的欲望愈加强烈,每一天我都感到自己入睡之时比之前更加有力,这种充满干劲的状态一直持续了很久。

在学校的休学观察结束之时,弗朗索瓦丝小姐拜访了我。

“罗莎,我很抱歉之前那样误会你。”她和我坐在办公室里,我看着她端起放在桌上的茶杯,轻轻吹了一口,又放回桌上,“当时看到你扇了尤妮亚一耳光,我气疯了,竟然没想到可能是她们先挑衅的。我后来找同学了解过了,的确不是你的错。”

“没事的老师,”我露出一个不同于展现在父母面前的,发自真心的笑容,“你能明白事情的原委就太好了。”

“我很好奇校方会这样对待你,听别的老师说你父亲是有意为之,这是真的吗?”

“是真的啊… …”我叹了一口气,“父亲… …他想让我更加听从他的管教,就找了这么个办法关我禁闭,我也没办法呢。”

“你那几天在这里憋了这么久,就由我来告诉你一些学校里的事吧。霸陵王春燕的同学不知道为什么都被拖到小巷子里教训了一顿,这让他们看到王春燕都躲着走,再也不敢碰她一根手指头了,虽然不知道是哪位无名英雄的杰作。”

我露出笑容,父亲的确遵守承诺了,这让我很开心,他在我心中的地位有所上升。

我又回到学校了。

历史课一下,我就看见自己曾经的朋友奥利弗站在班级门口,大概是在等我,想起父亲的要求,我决定不去理他,坐在座位上准备下一节课的课本。

再抬头时,我看见奥利弗的眼睛死死地黏在我身上,我们对视,他对我笑了一下。没想到接下来他径直走进了班级门口,朝我这个方向过来了。

“美女,”他的手臂靠在我的课桌上,摘下我的眼镜。

“想要的话就来拿啊。”他正准备溜出教室,我叫住了他。

“奥利弗,别闹了,快把它还给我,我是罗莎。”

他的身形明显的僵了一下,转过头像见到鬼似得盯着我。

“你是罗莎?”他把眼镜还给我,眼睛睁的大大的,“开玩笑!你的浓妆呢?”

“卸了。”

“为什么戴眼镜?”

“这样看起来像个好学生。”

“为什么规规矩矩地穿着校服?”

“我不想做不良少女了。”

奥利弗转而用一种同情的眼光看着我。

“看看你变成什么样了,惩罚有那么大的魔力,让你心甘情愿抛弃原来那个身份?”

“这是为了我重要的人。”我嘟起嘴。

“还有最后,最重要的一个问题。”

“说吧。”

“为什么这几天都没看到你跟着王春燕?倒是经常看见你和班里那几个优等生一起吃饭… …”

“... …秘密。快上课了,你也回去吧,不要打扰我学习了。”

是的,我不与王春燕来往了。

我开始避开王春燕的笑容,在她向我走来的时候转身离开。

这花了我许多功夫来适应,甚至有些痛苦。但我相信为了保护王春燕,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即使这样,上课的时候我还是会偷偷看向王春燕的方向,看见她认真地听着课,没有闲人来打扰她的样子,我感到无比满足。

正如弗朗索瓦丝小姐所说,没有人敢像之前那样霸陵王春燕了,那些小混混看见王春燕后甚至会绕着道走呢,王春燕和他们说几句话,他们就吓得发抖。

又是一个课间,王春燕跑到我的座位上来,我正要避开,她把我按在座位上。

“不用解释的,罗莎,我知道原因,没有关系,我没关系的。”说着,她掏出一盆植物,是浅绿色和红色的玫瑰花,“这是送给你的礼物,由我养了好久的花朵,你怎么处置它都没关系,毕竟… …总之谢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

她朝我端正地鞠了个躬,头也不回地跑回座位上。

我一个人愣愣地坐在座位上,看着玫瑰花傻笑。

这是一盆很漂亮的玫瑰花,花瓣肆意舒展着,对着我露出笑脸。看得出是主人细心修剪照料过的,红色的玫瑰开的比较好,浅绿色的玫瑰花长得不是那么茁壮,有点病怏怏的,配不上红色的玫瑰。红色的花瓣上还沾着新鲜的露水,我忍不住悄悄把它抱在怀里。

玫瑰… …她这是,向我告白了吗?

回到学校这几天晚上我睡得很开心,虽然想到以后我要答应父亲这么多条件不能陪在王春燕身边了很寂寞,但是能知晓她的安全,这令我满足不已。

尤其是王春燕送我的那盆玫瑰花,我把它放在我的床头,每天都看着它。

一切似乎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我悄悄许愿,请让这一切都保持在这种状态吧。

15

那时的我,怎么能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呢?

也许是我自我中心过了头,不知道学校里出现了关于我和王春燕的新流言,没发现王春燕她其实已经… …

16

我接到王春燕的短信,打开一看,她写了好长一段。

“亲爱的罗莎

在这个世界上,能与你相逢,我真的很开心。

这世上总是有各种各样的人的,其中我最喜欢的,就是像你这样勇敢又富有朝气的人。

你也许没注意到吧,你认真时候的样子,眉毛微微的皱起来,咬住嘴唇,这样的罗莎,我觉得最可爱了!

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你坐在我旁边,我向你借橡皮。你纠结了很久以后,还是把橡皮借给我了。那时我想着这个人好奇怪啊,为什么一个橡皮都要思前想后才借给别人。后来和你熟起来,你才告诉我这块橡皮是你爸爸自己做的,平时你把它宝贝得不得了。就算这样,你还是把它借给了我。这让我很感动,觉得你虽然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在心底也是个善良的人。

还有我们熟了之后我教你做菜,你硬是把自己做出来的菜和剩下的食材都吃完了,一边拉我出去散步一边说着不能浪费粮食的你,我也很喜欢。

还有那次老师点我上讲台背书,隔着远远的距离,我看见坐在最后一排的你把英语书正面对着我举了起来。那时我就想,我要尽自己的一切可能陪伴你,看着你成长。

可是,很抱歉罗莎,我大概不能陪你继续走下去了。”

看到这一句,我心中警铃大作,恐慌极了,好像有什么可怕的事正在发生。

也许是预感到什么,我跑出我的家,跑在大街上,跑向你。

“走到这一步,我真的很抱歉,罗莎。你知道吗,这些天大家都不像以前那样欺负我了,更多的同学只敢偷偷议论我,疏远我,这比起被堵在厕所实在是好太多了。”

我在心中祈祷着,祈祷我那不详的预感只是一个错误。

“明明应该为此感到高兴的,可我的心情还是那么沉重。因为那些疏远我的人之中,也有你。大家都说你终于开窍了,愿意好好学习远离闲杂人等了。我告诉自己这是正常的,你远离我这个被大家疏远的人,被男友抛弃的人是正常的。可是… …”

我祈祷我跑到你家门口,看见你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手里捧着一本书朝我笑。

“我还有那么多的事没有做,我没有去过俄罗斯,我还没有见过那里的雪,我没有穿过婚纱,也没有做过你的伴娘,我还没有考过全年级第一名,没有读完抽屉里的那本书… …”

我祈祷一切还有机会,我还可以亲口告诉你我喜欢你,亲口向你解开那些误会。

“明明还有那么多美好的人生没有体验,我是为什么走到这一步了呢?”

还来得及,还来得及的,我安慰自己,王春燕的家就在眼前,马上就要到门口了!

“为了给你写这封信,想起了许许多多的往事。罗莎,你是个好女孩,你身上有这个世界需要的美好,所以请继续走下去。”

“春燕!”我疯狂地捶门,旁边睡觉的野猫被我吵醒,不/满地发出了抗议

一个破门怎么可能挡住我,我仿佛听见门里王春燕在用微弱的声音呼唤我。

“罗莎。”

我抄起放在门口的消防器打破窗户,碎玻璃四散飞溅,野猫尖叫逃开,邻居从隔壁的窗户里探出头来。

“罗莎… …”

我翻进屋子,看见躺在地上,把手伸向手机的王春燕,还有撒了一地的白色药片。

没有多想,见到她的那一刻我竟像是疯了,白色的蒸汽一样的物质涌上大脑,我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四肢僵硬极了,我动弹不得。唯有尖叫。

尖叫。

不停的尖叫,这画面充斥我的大脑。

这时,我感觉到一股奇妙的力量在领导我行动,我看见自己的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打救护车的号码。看见自己背起她跑出大门,大/吼着,向恰巧路过的警察求救。

“她服药了,她服药了!救救她,让她把药吐出来!”

后来他们说,讲完这句话后,我像是透支了生命一样,倒在了地上。

17

本田樱在病房门口焦躁地走来走去,弗朗索瓦丝小姐在安慰哭成泪人的我。

“我早该想到的… …”尾音化作一声呜咽,“父亲他不是那么简单的人,他为了目的,只会彻底清扫路途上的每一个障碍。”

“这不是你的错,罗莎。”

“他早就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春燕会选择自杀,他早就策划好了的… …我没有发现!”

“这不是你的错。”

“我恨他,是他让事情变得这么糟糕!”

“罗莎啊,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吗?”我仿佛看见父亲穿着西装,趴在我耳朵旁边对我低语,“爸爸这么做,是希望你能有一个一帆风顺的未来,能够顺利成为我们柯克兰家产业的继承人!”

“疯子!”我大声尖叫,“除了产业继承人你就没有什么别的关心的事了吗,我恨死你了!”

母亲走进我的视线,这回是真的母亲,不是幻觉。

“罗莎,发生这样的事大家都感到很抱歉。这位小姐的洗胃费用就由我来支付… …”

“父亲呢?”我问,母亲避开我的目光,场面一下陷入了沉默。

“父亲呢,他不敢来面对我吗!”

“罗莎… …”

“母亲,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他的计划了!”

“罗莎… …放松一点,那位小姐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 …”

“脱离生命危险就没关系了吗?”站在一旁的本田樱发话了,“她可能会因此,一辈子都无法脱离胃部灼烧疼痛的折磨!”

母亲没有回答,良久,她只是说了一句,“活着比什么都重要啊… …”

    18

见到康复过来的王春燕,我的眼泪再次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

“罗莎爱哭鬼。”她挤出一个笑容,我跑过去抱住了她。

“春燕。”

“嗯,我在。”

“春燕… …”

“没关系的,在我怀里尽情的哭吧,罗莎。”

就像孩子找到了自己的家,浪子找到了自己的归属。在那个下雨的中午,我与王春燕尽情相拥。我在她怀里喃喃自语,说着什么与她永远不分离,要永远守护着她的胡话。而她只是轻轻地抱着我,安慰着我,却并没有给我荒唐的想法做出任何答复。

自始至终,她还是没有问过我为什么疏远她,就像她已经理解了原因一样。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