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丝纽扣

不写一句,白活一天

女体朝耀 去向你所在的世界 下

19

“罗莎,找我什么事?我现在很忙,二十分钟后有两个合约等着我去谈判。”

你还好意思问我什么事?我忍住掐掉电话的欲望,用一种近似温柔的语气说道:“父亲,你不是答应放过王春燕了吗?”

“是的,我已经派手下肃清了流言,停止了在她身上所做过的一切,你应该为有我这样遵守诺言的父亲感到开心才是。”

“你知道在她身上发生什么了吗?”

“... …你知道的,罗莎,不是我逼她去自杀的… …”

你这个骗子!我知道父亲知晓一切,他精明的头脑巧妙地计算出了王春燕会有的行为,他一定也知道我会去找他才在圣诞节将近的时候出公务,借此来躲避我的追问。

我不能发怒,不能指责他,指责能给我带来什么呢,这只会让我失去与他谈判的前提条件而已。

要温柔,要利用自己是他的女儿这一条件。

“父亲,这是罗莎唯一对你的要求,求你放过王春燕吧。”

他没有说话,这时,我看见一个护士走进王春燕所在的隔间,于是悄悄走到门边注视着护士的行动。

“我不是已经放过她了吗?”父亲笑了。

护士叫醒正在熟睡的王春燕,提醒她是时候吃饭了。

“我给了她一个选择的机会,服药死去的人会保存完整的尸体和美丽的面容。可是她并不领我的情,不是吗?”

这是… …什么意思!

不好,春燕有危险!

“等一下!”我跑进隔间,王春燕放下拿起的勺子,问我怎么了。

我端详着护士年轻的脸庞和脸颊上用来掩盖什么的创可贴。

“你是… …尤妮亚!”

尤妮亚尴尬地低下头,“被你认出来了。”

她从口袋里掏出一瓶像是补水喷雾的东西,往我脸上一喷。

“春燕快跑——”

我昏了过去,头倒在地上,意识模糊起来,最后看到的场面是母亲奔来的身影… …

20

我睁开眼睛,这一次躺在病床上的人是我了。

母亲站在我的对面背靠着墙,见我醒了,她走近我,展现在面前的是担忧的面容。

“罗莎,现在感觉怎么样,头还晕吗?”

“还好,王春燕怎么样了,尤妮亚有没有被抓住?”

“罗莎… …我制服了尤妮亚,她已经被警察带走了。你真该看看她那时的表情,尤妮亚被带走的时候还是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你们难道不是一家的吗,为什么要抓我?’”

我也随着母亲温和的笑脸微笑起来,几秒过后,我发现有一点不对。

“尤妮亚说的对,为什么你要帮我们,你不是和爸爸一队的吗?”

“亲爱的,自从有了你和你哥哥之后,我在对待医院的病人时也更加小心翼翼,每个人都不是石头缝里钻出来的,都曾是由父母爱大的孩子啊,我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你爸爸夺取一个女孩的美好生命?”

“我不信,你明明之前就纵容了春燕的自杀计划… …”

“罗莎,那是我没想到,我那几天都在应付工作的事,你晕倒后我才请假回来。原谅我吧,罗莎。”

母亲拥我入怀,我闻到她身上消毒水的气味。

“原谅我吧,罗莎。”她重新说,“为至今为止的很多事情,我都没有尽到一个母亲的责任,我太忙于工作,24小时地照顾我那些病人,没有时间引导你怎样去渡过好的少女时期,造成你现在这个样子,妈妈很抱歉。”

“母亲… …”

我们拥抱了一会,她轻轻放开我,说道:“妈妈看到了你想保护那个少女的决心,妈妈会和你一起做的。现在保护王春燕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回到她的国家,回到她的父母身边。这样做一方面可以证明你远离王春燕的决心,一方面,你爸爸最近可没什么时间理中/国的事,也许过一段时间他会忘掉的,那样她就安全了。”

“母亲… …谢谢您。”

“谢什么谢,就当是我对你的补偿。包在你妈妈身上,就算他执意要接着去做,我也会想办法让他忘掉的。”

我再次抱紧母亲,谢谢,谢谢,我在心里默念着。

“接下来的任务就是麻烦你劝一下你的那位燕子小姐回去了,她现在被妈妈藏在医院的地下室里,快去见她吧。”

21

一打开地下室的门,我就看见王春燕扑上来抱住我。地下室的味道潮湿又腐臭,好在我身边这个女孩她身上散发着阳光的味道。

春燕,留在我身边吧。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事,为了保护她的安全,彼此分开是必要的。

“春燕,你想不想离开这个伤心地?”

“伤心地?”

“是啊,在这个地方,你经历了不少令人不愉快的事,而且你现在的心理状态很不好,你就没有想过放弃英/国的学位,回到你的祖国去,和你的父母团聚吗?”

王春燕抱着我的身子微微一僵,我观察她的神色,看见她仰着她的头,那眼神深远又悠长,像是在怀念着什么美好的事物。

“伤心地吗?我的确在这里有过痛苦的回忆,也有点讨厌这个地方。可是,可是... …

在这里,我和伊利亚相恋,也努力拼搏奋力学习过,还认识了那么多朋友,认识了你… …综合起来,这里也有我许多快乐的时光呢。

爸爸和妈妈要是知道我在这里过得不好,知道我曾经被霸陵,还尝试自杀,他们一定会担心的疯掉的。所以我不能回去。”

“别开玩笑了春燕,正是因为你在这里遭到了这些困难,你才需要父母来陪伴你度过,你现在还没渡过自杀危险期吧,你的父母有权知道这些东西!”

“事实上,校方已经通知了你的父母,后天他们就会过来办理休学手续并接你回去。”母亲出现在我的身后,这让我吓了一跳。

我偷偷对母亲比了个大拇指,果然成年人的措施更加干脆利落。

王春燕沉默了一会,目光锁定在我的身上。

“我不想离开这里,我不想离开你… …罗莎。”

“我也不想离开你,”一想到接下来即将迎来的离别,我不禁感伤起来,“春燕,可是这对你更好。”

“是啊,对我更好。”她露出了一个凄美的笑容,就像在天空中绽放的烟花,美丽但短暂。

这给我一种不详的预感。

“现在,请给我一点独处的时间,我想一个人思考一下回国后要做些什么。”

“不行!护士说过要24小时看护着你。”

“别担心,罗莎,我最爱的爸爸妈妈就要来看我了,我怎么可能做出那种蠢事呢?”

“抱歉,王小姐,这是医院的规定,我们也没办法。”母亲发话了。

这时母亲的手机彩铃响了,她看了一眼屏幕,放下手机走出地下室的门口。

临走之前,她吩咐我:“罗莎,别让王小姐离开你的视线,你们继续待在地下室直到她的父母赶到这里,小心点,这里到处是你爸爸的眼线。有问题的话就叫弗朗索瓦丝小姐,她是这里为数不多值得信任的人。妈妈有点事要办。”

“好的。”我答应下来,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墙的拐角处。

22

接下来,我们在地下室里看了一会成龙主演的电影,一起共享母亲带来的一篮子零食。里面有薯片,糖果还有巧克力。

“罗莎,我很渴,你能帮我倒点水来吗?”

“好的,”我有点奇怪,她为什么不自己去倒,但我没想太多,“稍等一下。”

等我倒完水回来的时候,我看见她正在摇晃一包开封了的薯片袋子。

“我在让这包薯片里的调味料更加均匀。”她笑了一下。

她吃了几块薯片,然后又一把抓出很多块,通通塞进嘴里。

我伸手要去拿一块,被她躲开了。

“罗莎,这些薯片是我的,你吃点巧克力去吧。”

“哦,别这样,”我用一只手扶住她的肩,另一只手去抢那包薯片“你知道的,我是那样喜欢薯片,尤其是烧烤味的。”

“不,不… …”她躲开我的手,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这不行,要知道… …你已经开始发福了。”

“什么?”我大惊失色,真的有这回事吗?

“是的,仔细观察一下镜子里你的脸,你会发现你多长了一个下巴。”

我连忙扑到镜子面前,仔细端详着自己的脸。

“你骗我!”我捏住她因为塞了太多薯片而胀大的脸颊,“我不胖,我很美,前几天我还迷倒了一票男孩子呢!”

她松开薯片的空包装袋,一边呵呵笑着一边掰开我的手。

“迷倒了一票男孩子?”

“是呀,”我假装出一幅骄傲的样子,“在前几天父亲要求我参加的晚宴上,有不少男孩找我来要电话号码呢。”

“真的?”她又笑了起来,“我就知道罗莎的魅力是无敌的,在学校的时候你就有不少追求者呢。等等,为什么你要参加晚宴,你不是最讨厌这些东西了吗?”

“作为让父亲帮忙肃清流言的条件,我参加了晚宴。”

她的眼神一下子迷茫了起来,笑容在她脸上凝固了。

“那么你对我的疏远呢,也是和你父亲交换的条件吗?”

“当然,要不然我怎么会想离开你呢?你怎么啦,脸色这么奇怪?”

“罗莎,救救我… …我在地下室的角落发现了一包老鼠药粉末,就把它混在薯片里吃下去了… …要是早一点知道你是迫不得已疏远我,我也许不会这么做的。”

她需要医生,这里是医院,可是天知道父亲在哪里安排了眼线,谁会落井下石,趁机夺取王春燕的性命!我陷入强大的恐慌之中,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拿起电话打给母亲,她没接。

我打给弗朗索瓦丝小姐,她接了,我说明情况后,她让我给王春燕催吐,说自己很快就会过来。

她没说错,很快地,在我刚把手指伸进王春燕的喉咙时,她赶到了。

但是,弗朗索瓦丝小姐也不能确定哪里是安全的地方,在这个危急时刻,我想起了阿尔弗雷德,于是我给他打电话。

23

“我竟然… …眼睁睁地看着她把毒药吃下去… …”琼斯连锁医院的病房之外,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弗朗索瓦丝小姐在一旁安慰我,“我真是个不称职的朋友!”

“别这样定义自己,罗莎。你也不知道她吃的是毒药,不是吗?”

“我没有想到… …不放过她的人,除了父亲,还有她自己… …”

医生从门里出来,脱下口罩,一脸严肃的对我说:“王小姐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休息一会,晚一点你们就可以见到她了。你们应该更看好她才对,另外,她没有按时服药吧。”

“好像是没有… …”我甚至没听她提药的事。

医生皱了皱眉头,“小心点,再有下一次她可能就救不回来了!她的监护人是你吗?”他看着弗朗索瓦丝小姐。

“不是我,他们在国外,还在赶回来的路上… …”

“出了这么大的事,是该赶回来了。”医生像是自言自语,绕过我们走开了。

过了两个小时之后,我们才见到王春燕,她刚从昏迷之中醒来,看起来很虚弱的样子。

我还来不及和她讲点话,手机就响了起来。

“罗莎,是我,你亲爱的哥哥。”是亚瑟。

“哥哥,你有什么事吗?”

“我听说了王小姐的事,很高兴最后你挽留住了她的生命。现在,作为一名心理治疗师,我有些必要的话要和她讲。”

我把手机递给王春燕。

我不知道哥哥和她说了什么话,只看见她的眼泪刷地流了下来。

他们聊了很久。

当手机被我拿回来的时候,王春燕早就泣不成声,我担心地拥住她。

“要是早点直到你疏远我是迫不得已,早点听到你哥哥说的那些话,我就不会自杀了。”她小声地说。

“哥哥,你对她施了什么魔法?”

“想要自杀的人,一般都是低自尊和低价值感造成的,我对她说了一些能让她安心的话,她的症状其实不算严重,只要接下来的这几个月都定期和我交流一下,她就能很快度过自杀危险期了。”

感谢哥哥是个心理家,也许王春燕可以放过自己了。

24

“愿神保佑你。”我深深地凝视着她的眼睛,斟酌再三,在她额头上留下了一个吻,一个“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吻。

再见了,我的春燕。我轻轻地在心里默念,本田樱在一旁扶住了我的肩。

“就算是在中/国,我也会想念你们的。”王春燕深情地给了我们一个拥抱,我注意到她抹了一下眼睛。

“再见,”她说,“是时候登机了。”王春燕的父母在不远处叫她。她放开我们的肩,跑过机场的检票口。

结束了,我想。

一切的一切,不论是王春燕的人身安全危机,还是我的初恋,都随着那架飞机的离开而消失在了这片天空之下。

只要转过身,我和王春燕的生活就会由一个相交的点分开成不同的两条线,我会注视着它们随着时间的流动彼此越走越远。

只有这份回忆,那个鲜活的,美好的少女王春燕会一直保存在我的心中。

25

时光飞逝,五年过去,如今我已经是20岁的人了。

回首这些年,在王春燕离开后,我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到了学习之中,只用一年,学校里的佼佼者都把我视作他们的同类。我也如愿以偿跳级考入了理想的大学。

父亲对我的“培养”和我的反抗仍在继续。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他和哥哥的不断交流,父亲意识到了自己的偏执,也意识到这一切都来源于我的爷爷的一些错误做法。最终,他放下了对我的期望,愿意笑着尊重我自己的选择。

王春燕送我的那盆玫瑰花,我始终每天细心照料着它,终于,绿玫瑰欣欣向荣地成长了起来,它高大的身影已经可以拢住红玫瑰了,成功成为了与之相配的花朵。

“柯克兰小姐,你确定要担当公司在中国分部的总裁职位吗?”

“是的。”我笑着说。

我来见你了,我的春燕。

【全文End】


评论

热度(20)